柒月山海

苦命设计师/手残画手

赶着交作业,但是已经没有继续深入的想法了。我妈看了居然以为我是在美化女友?可这确实是个男孩子啊!!!!

关于番外上

隔壁庄宝番外下放出来了

留了番外上的票在里面

到上一篇用浏览器打开.番外下

找到文末点开

说好的文末,就是文末,一个字都不差

钥匙就到手啦


感觉很神奇....祝小可爱们车上旅途愉快哦……

【庄宝】被切除的爱和未来 - 番外(下)

只能放出下半部分

上半部分彻底……算了吧

剩下的大家自己脑补

自此【庄宝】被切除的爱和未来

彻底完结啦!撒花,立得flag也算完成了。

想看完整番外的小可爱们,阔私敲

下一个目标是把《阴天》了结了(弱弱地说)

另外最近跟绘画老师学到两句暴躁名言,被老师说出来真的超可爱:

“再犯这样的错,三天之内必鲨了你!”

“让我逮住了吧?!把骨灰都给你扬了!”

啊哈哈哈哈

-END-

收工,就画到这儿吧( ・᷄ὢ・᷅ )

叶乔-可怜儿的小帆帆呀

看了剧,乔一帆挑战赛后,叶不羞在剧里处理成居然是有些生气了。意外也挺走心!脑补这恐怕是叶神唯一一次对小乔动气的场景吧……最后肯定会好甜!

隔壁毛骗阴天更新完,回来填坑!!!

【庄宝|浩辉】阴天请睁眼 Part 6

挤牙膏一样的速度,有私设人物。(全员同性向世界,只剩冬冬汪)那天跟 @al 顺了一边时间线,下次把它贴出来,就正文完结!(扯)杀人放火这个不会洗,但是还是想胡扯这群人以后的故事,耿晓辉同志,请积极配合改造,争取早日改邪归正。
。。。。。。。以下正文。。。。。。。


原本浩然每半个月就会去探望耿晓辉,可这次偏偏莫名消失了三个多月,也就是被小宝找人打伤修养的这段时间。


他其实可以吊着绷带去,但碍于曾经的“承诺”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浩然这种小腿骨同一处三次骨折的情况,如果不好好治疗很大概率会留下病根,年龄越大越麻烦,以后可能真的就只能和轮椅相伴了。他并不想让服刑中的耿晓辉再为监狱外的事情操心,他只求他能健康的出狱,而自己还有命等到这个人出来。


耿晓辉再次见到浩然的时候,语气有些糟糕。
“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?”
“学院有些忙。”
“你知不知道,你根本不会撒谎?!”
“药已经准备好了,记得按时吃。”
“这就要走了?”
“有报告要赶,过两周再来看你。”
“好,走吧。”


他看着浩然腿脚有些不利索的走出去,心里也有了答案。普通的扭伤,恐怕不用三个月吧?


耿晓辉回到牢房,其他几人也算对他恭敬。虽说他不是牢头,但大家伙儿都明白看在眼里,所谓的“老大”不过是个摆设。三年前的狐狸事件闹得沸沸扬扬,耿晓辉刚进去那会儿没少被“前辈们”关照过,只是很快就没人再来招惹他。第一,他足够聪明;第二,他足够心狠;第三,他手上沾血。


他从来不认为“善良”是一种多么高贵的品质,只是现在时常得空回忆起年少时期的浩然,才偶尔有所触动。可人往往不愿意为曾经的过错低头,哪怕过去三载春秋,他依旧憎恨那些葬送了自己宏图伟业的人。这些人,总有一天他要一个一个清算。他必须表扬良好争取减刑,哪怕十年、二十年,这种仇恨和屈辱永远让他清醒。


早上6点50起来,满打满算8个小时工作,还不加班,夜里10点30熄灯,可能连996社畜都要感叹一下“比不过”。这里更像一个巨大的工厂,枯燥乏味的简单重复劳作足够人消磨心性。间休的时候,耿晓辉喜欢和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聊天。赞东,目前这所监狱里年纪最大的一位。


“你以为这里是惩罚人的地方?其实它是改造人的地方,它最大的恩惠是把我们和墙外的人隔开。背负重罪,在外界看来还给你多大的恶意都无所谓。明白了吗?”赞东说。几十年的牢狱生涯已经让他习惯了这种生活,简简单单的。“人是一点一点改变的。就像这监狱,自有一套底下的套路,肯定没有面儿上说的那么守规矩,但也在慢慢变好。你看着满屋子的摄像头,和外头也挺像的。”老人将七十出头,他的后半生几乎就是在这里度过的。当年的事情赞东很少提起,偶尔寥寥数语,大都跟盗墓和文物走私有关,好像闹出不过不少人命。


赞东时不时会跟耿晓辉说起这样的话,类似过来人对愣头青的规劝。他明白老先生的用意,但让人放下追逐一生的执念,太难了。


犯人们户外活动的时候,一个瘦高如同麻竿儿的男人走到耿晓辉身边沉声说:“浩然哥三个月前被人打伤,小腿骨断了。”“谁干的知道吗?”他没来由的从心底升起一团火,牙根儿咬得咯咯响,好像因为有人动了自己的东西。“委托人保密做的很好,还不清楚。”麻竿儿姓罗,一般大家都叫他罗竿儿,因为真的太瘦了,瘦的说他身患重疾都有人信。


“继续查。”
“明白。”


耿晓辉心里盘算着,差不多该找个机会,出去活动活动了。他抬头看看被高墙切割成方块的天空,又下意识想起浩然,那个曾经阳光温暖甚至耿直到冒着些傻气的大哥。如今,原本相依为命的三个人早就面目全非,而这一切,都是他亲手造就的恶果。可他不曾后悔当初做过的事,只是对浩有些愧疚,而这也是最近出现的念头,或者是刚刚才被承认的情绪。


毕晨曦在得知浩然受伤的事情后匆匆回国,但距事发当日过去了两月有余。她虽然最终选择前往外国开始新的生活,但到底是什么让她做出这样的决定,只有当事人知道。


几年前的某一日,天色昏暗,暴雨将至,夏天闷热潮湿的粘浊包裹着嘈杂的城市。一处僻静小屋里,浩然帮毕晨曦更换新的纱布,他语气平淡,“你受伤的这段时间,甜甜准备结婚了。”面颊苍白的女人一怔,先是缓缓摇头好像喃喃自语,又忽然提高声量歇斯底里地否认着,“什么?她……咳咳……不可能!她不会的!”心里剜去的那块肉比崩开的伤口,还让她浑身发疼。她终还是负了她,或许这是最合理的结果。


“你打算怎么选?步入晓辉的后尘,还是去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重新来过?”浩然看着眼前晕开的红色微微蹙眉,他们三个是一起互相拉扯着长大的,小毕和耿晓辉就是他的亲人。原本应该少年恣意地享受人生和爱情,可偏偏被命运撞得头破血流。


毕晨曦陷入沉默,良久才说:“我……我不能丢下他,就算他再怎么十恶不赦,他毕竟救过我。我们……明明不用走到今天的……”


那天耿晓辉救了她,浩然还未从学校回来,她被为所欲为的人渣院长带进一个冷冰冰的房间。直到今天她都还清楚记得胃里翻腾起的恶心和无法控制的颤栗,以及那双中年人汗津油腻的手。接着就着火了……耿晓辉的身上满是汽油味,他搂着她瘦弱的身子,“别怕,畜生死了,别怕。”声音冰冷毫无起伏,可在年幼的女孩儿心中,这是天国的光。


浩然有些无奈地说:“出去看看不是挺好吗,走吧,还有我呢。你不是一直想去尼斯吗?你挨这一箭,已经还清了。”毕晨曦卸下冷硬的外壳,泪水肆意,颤抖地无法自己,“哥!”“好久没听到你这么叫我了。听话,别恨晓辉。”浩然的笑容里杂糅着几分苦涩,他好久没有笑过了,谁想却是因为将要分别。


小宝眼尖地发现从车里走出来的毕晨曦,她小跑几步上前扶住行动不便的浩然。“这女人怎么也回来了?你家师公,难不成跟耿疯子蹲一起?!”杨小宝脑子转得飞快,他这回是软磨硬泡才让邵庄答应带他来拜会传说中的倒斗大佬的。“本来不打算带你来,结果老先生点名要见你。”邵庄撇撇嘴似乎不太乐意。“见我?见我干嘛?哦,我明白了,闹了一整,你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呀。”小宝语调上扬有些小得意,倒更像在说:“不带我是吧?有人想让你带我,嘿嘿,还是师公有眼光。”。“你呀,别兴奋得太早。”邵半仙径直往前走,杨小宝方才的傻样子引得他嘴角上扬。


“师公。”邵庄毕恭毕敬。

“小庄呀,这位就是杨羽啊?不错,看着机灵。”老先生和蔼可亲慈眉善目,任谁看都无法和违法乱纪者沾上边,还是无期。

“师公,您要见我?”小宝有些转不过弯儿了,心说这怎么回事儿啊?

“上次小庄过来看我,我问他怎么还没成家,他说没结但家里有人了。我呢,年纪大了,就想看看这小子遇了个什么人,现在看来这臭小子挺有福。哦,忘了自我介绍,我姓赞,单名一个东字。”


-未完待续-


众筹大佬的书,然后今天一大早收到了赠图。四舍五入就等于我俩拍了婚纱照了吧!好开心(;´༎ຶД༎ຶ`)不过呆萌女友说大佬把我画瘦了,嗯……所以在我眼里她到底有多胖啊!!!

从周五到周六

总以为这会是稀松平常的过渡,其实并不是!

周五被客户催着出稿,下了班去修车

晚上10点吃晚饭

然后拜托朋友来家里看看坏掉的马桶

之后就开始变得很闹心

原本以为是很简单的事情,却发现了更大的问题

现在就担心水箱里的水会不断上满然后溢出来

这个晚上到底睡不睡?

已经是个问题

提心吊胆的,谁想早起看水漫金山啊?!

而且明天有房东带新房客来看房,呵呵

朋友来回两趟,这个人情也得换

越想越失眠

【庄宝|浩辉】阴天请睁眼 - Part 5

女友点赞了我的手势假车图,吓得我魂儿都掉了。说好的信任呢?你说你不看我老福特的!!!骗纸……哭唧唧。

再来两章就差不多填完了,以下正文,慢用呀。

天气越来越热,春雨如酥的季节刚过些许时日,夏天就热烈登场了。树木长得葱郁,艳丽的花丛衬着人们颜色鲜艳的衣衫,城市变得躁动,仿佛时刻准备着一场狂欢。

端午刚过,小宝心满意足地吃了最后一个豆沙粽子。他嘴角上粘着黏糊糊的糯米粒,起身把要洗的碗递给站在水池前的男人,冲着对方的脸吧唧就是一口,腆足地傻乐呵,“啊呀,这粽子跟老男人都好吃。”

邵庄也不介意,随意抬手抹了抹脸颊,浅笑说:“有些黏啊。正事?”“啥正事儿?最近又没盯肥羊。刚吃完,脑子不转呢还。”其实小宝早就不在邵庄面前掩藏任何情绪,他撇撇嘴,那点儿小心思也懒得收起来。这么多年磨合下来的默契,他怎么会不知道邵半仙在说什么?

自然是浩然和K2的事情。

“我觉得吧,这事儿说简单也简单,说麻烦也麻烦。”小宝坐回桌前,懒洋洋地单手撑着脑袋,另一只手的指尖点茶在桌面上画着无意义的线条,他停顿了几秒才说:“配方好说,可问题是咱们会很难做呀。姚书桐、黎伟、冬冬,再算上何阿姨,这四个人我们怎么解释?我连我自己都说服不了!是,浩然和耿疯子的过去是挺让人难受的,可是这也不能成为他后来杀人的理由吧?那我为什么要去救一个杀人犯啊?”

单从法律角度出发,他们都是一条道上的,直白些讲是黑吃黑。除了害人性命,什么人都骗和不骗老实人从根儿上看:还不都是诈骗吗?无非一个看起来更有底线些,或者说让自己看起来“有些侠意”,道德上还能占点儿优势,可法律上就……

是呀,怎么跟这些人交代呢?特别是姚书桐,其次是冬冬,黎伟和他母亲可能是这里头最好说话的了吧,或许是个不错的切入点。小宝越想脑子里就越像缠毛线,乱七八糟。原来都是对付别人,这回却要弯弯绕绕地对自己人,他眉头皱得让整个人看上去很严肃。

邵庄用围裙擦干手上的水,回身看到小宝若有所思的样子,心想:“这么心软善良的家伙,非当什么骗子呀?老实当个合法公民不好吗?”他倒也没几句话,却让沉思的人宽了心。“现在耿晓辉是无期,但保不齐会因为表现优秀而减刑。中国刑法规定无期最少执行十三年,算上他现在服刑的两年半,你何必担心十多年之后的事情呢?”小宝歪着头,眉心逐渐舒展,做了个深呼吸像是把心头的积郁全吐出去。

“哎,也是。不想了,想得头疼。”说罢他冲邵半仙挤了下眼睛,笑得既得意又挑逗,一个表情就把半仙勾到了身侧。邵庄无奈摇头:这家伙翻脸比翻书还快,而且已经懒到连手指头都不想抬了。“宝大爷今天要泰式马杀鸡,还是中式推拿啊?”他配合着佯装出按摩师傅的口吻,宽厚温暖的手掌抚上小宝精瘦的肩膀。

这样琐碎的日常,每天都在两人之间发生。一举一动间都在诉说他们爱着对方,大概是放在嘴里的跳跳糖,酥酥麻麻的刺激和酸酸甜甜的柔情。

相比之下另一端的浩然,可就苦逼太多了:为求药方被打残后养了三个多月不说,还自费了3万多的医药费。是的,你没看错,是“自费”。

原因如下,那天一大早邵庄先小宝一步去见了浩然。

“我先来看看,你应该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躺在这里吧?”邵庄衬衫西裤黑皮鞋,戴着眼镜,看起来像个成功商业人士。语气没有太多热络,还是清清淡淡的。“咳……你想说什么?”脑震荡的后遗症让浩然头疼,上一次见到这个谜一样的男人是快三年前的事情了。

看着狼狈的浩然,邵庄露出一个满意的浅笑,双手插在裤兜里继续道:“小宝就这脾气。现在算扯平了,有些东西该还还得还。”

“……”浩然一时语塞,这男人笑起来为什么让人心里特没底?

之后的对话,让浩然认清了一个事实:耿晓辉何必招惹这么号人物?做事几乎不自己出手,但凡亲自出马,对方不是损兵折将,就是被吃的死死的。这一点,看看小宝就知道了。

“小宝本来就没你家耿晓辉心狠,说不定他会帮这个忙。再说你们的事情,动摇他还是有些可能的。”

“为什么会突然帮我?”

“也不算全帮你吧,耿晓辉不是那种善罢甘休的人,你比我明白。即便他真的十年后就能出来,到时候谁都不会好过,定时炸弹一样。恐怕,只有死而后生会给大家另一条路。”

“谢谢……”

“谢字说早了。小宝先前垫了2万的医疗费,记得还他。”

“好。能不能问你个问题?”

“说。”

“当年为什么不是你跟黎伟在巷子里?你舍得他挨打?”

“那时候还只是朋友。他不愿意看我一个老人家挨揍,说我比较适合后勤。”

“不心疼?”

“你得庆幸不是我在场,后来见他被打成那样真的很想宰了你,只是碍于形象没发作而已。还有差点儿射他腿上那一箭,让我相当后悔没直接弄死耿晓辉。”

浩然不仅被塞了一嘴狗粮,还莫名为小宝捏了把汗:这邵半仙皮黑心黑,他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?还是小宝根本不在乎?难道他其实是个二傻子?竟然把这么危险的家伙留在身边。

这事浩然只想对一半儿,邵庄是经了仰度的提点才慢慢修炼成现在这样的,可骨子里还留着些许盗墓者的血性残忍和睚眦必报。放杨小宝这儿,那就是不动他家小骗子什么都好说,敢打小宝的主意,等着被拔蜡吧。

-未完待续-

【庄宝】被窝

【点梗所属】第三届庄宝冷圈自救活动

【所有点梗】目录见评论

6.1活动,颜色鲜亮点儿。